风吹花落雨

“阿洛,阿洛!我回来了~”
“哎/嗯?”
泠洛和加害者同样地下意识扭头回去看,虽然泠洛大概预料到是零羽,但加害者不太一样,她是根据气息判断,从而得知来者大概是拯救者零羽。而零羽则有些奇怪,就是为什么泠洛会带一个人回家……
不过泠洛却是三个人反应最快的:“啊,零羽你回来了啊!”其实泠洛有那么一丝心虚的,那还得是在加害者来到现在,她都没有告诉过她的好朋友。
而零羽却疑惑地问:“阿洛,她是谁啊?还有她怎么穿着你叫我买的衣服啊?”
因为泠洛发现到加害者出现在她家时,加害者身上的战斗皮衣实在太惹眼了。而天生不太爱惹人注目的泠洛,当时就想让加害者换衣服。可惜加害者细长而高挑,比例也没少长的身材,实在穿不下泠洛的衣服。
于是乎,泠洛只好求助于零羽。不过呢,现在倒挺尴尬的。
“额?啊哈哈,这个……”然而这个不好解释,泠洛也不太愿意零羽,遭受到所谓善意的谎言。因此泠洛本想打太极,忽悠过去的时候。
但还没等泠洛说完,加害者已经装作不耐烦的样子,对着零羽说:“让我来跟你说,是需要你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身份。”说罢还觉得补充不够,又补了句:“啊,我来自妄想世界,是一位被你们一张纸否认掉的人。”
而零羽听到后半句时,她的神情有些变化了,但还是维持住来时的样子。零羽她对泠洛说:“阿洛,你先出去等我一下,我莫名地觉得她和我有共同的语言。”
而泠洛总觉得自己好像要遭殃了,因为那一次她回归现实后,零羽就不准她经常上网,还只能在她的看管下上网。虽然是对她好吧,但现在的网络暴力,大概都永远都比不上那时候吧……
“泠洛!我见到她,真的相见恨晚呐!”零羽见泠洛还是傻傻地愣在原地,身上不禁冒出一阵阵黑气。
“啊?啊!”

“我的责任不过是在你的妄想世界,成为你所需要的角色,但那时候你是唯一的创世者,所以……”
当泠洛知道加害者,只会在她曾经妄想的世界(是从加害者口中得知),对着她迫害,只因为害怕她否定掉。之所以害怕,是因为自己是会因此消失掉。
不对……
“但是你是我妄想出来的人,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世界?”泠洛看着面前,衣服已经换成正常人穿的加害者,不禁仔细地将加害者从上到下观察了遍。
但加害者则任由泠洛观察,没一丝尴尬的感觉,还边弄着零羽买来的衣服边回答被害者:“啊,大概是妄想世界牢笼那端,被我弄到不行了吧?”
泠洛不禁感到一丝冷意,“…这样吗?”毕竟在妄想世界中,感受到的疼痛,令她十分后怕。但是这里……她是不愿让加害者破坏掉原本的美好。
泠洛鼓起勇气向此时,平常人看上去只是有些冷酷的加害者说:“那你会不会来到现实世界伤害到人?”
“呵!难道我没有解释给你听吗?”
“那么既然你也承认你是我妄想出世界的人,是怎么出现在现实世界的呢?”泠洛语气忍不住加重了,不知道是听到加害者的回答,还是加害者那掩盖不住的嘲讽语气。
而加害者并没有因为泠洛的语气,也变得暴躁了点,而是依然用着那有着冷淡的语气,回答着对泠洛自己毫无益处的问题:“啊,就是…那个黑色的你吧?”
“哎!是潜意识!”
“啊,是吗?”加害者原本还想多逗逗下,现已不是她主人的泠洛,不过看见泠洛要跟她长篇大论的样子,加害者就咳了下:“既然如此,那就是我在你脑层皮得知吧。”
而这时加害者已经眯起了眼,把原本望着身上的衣服的眼睛,突然望向泠洛:“多说无益,还不如想想如何给我身份,还有这里的环境吧。”
虽然之前被加害者算得上温和的态度对待,令差不多遗忘掉不好的记忆,但又被加害者那双冰青色的丹凤眼看着,令她又想起不好的回忆。
到处血流成河,所死之人被自己亲人所抱着哭泣呐喊……而当时的泠洛只能……
而泠洛回想起这样场景,不禁愣出神。
加害者看着眼前,有些愣的主人。哦,大概现在她还应该感到一丝庆幸,可她却感到烦躁这类的情绪。
因为现在的泠洛已经不是她的主人,而此时的她也不需要被加害,在这里加害者只要不违反法律,几乎大半行动是自由的。但同时加害者却感到烦躁。
大概是加害者觉得,在这样的现实世界,令她感到十分无趣吧。而且在这里,也不能完全适应。因为在泠洛未构思完的妄想世界,她是能违反重力环境行动,但这里却会麻烦很多……
“我说的是,在这问许多对你没有益处的问题,还不如想想如何给我身份,还有这里的环境。”
虽然当时的泠洛十分厌恶加害者,但在加害者嘴中了解到,加害者诞生那是因为自己所需要的角色,还要做好本职。
得知其实加害者原本做的事情,都还是泠洛妄想症起点开始的时候,其实泠洛还在埋怨自己。
但听到加害者对自己的要求,泠洛有些惊讶:“什、什么?我……”